当前位置:疯狂的石头>第281章 给朴陶打电话

第281章 给朴陶打电话

本书:疯狂的石头  |  字数:2083  |  更新时间:

“是生活越来越便利,但是感觉赚钱的日子越来越难,现在开个店,房租就贵的吓人,挣的钱都交房租了,干到最后,一分钱不剩,甚至有时候还欠一屁股债。”王虎也开始感慨起来。

“嗯,现在网上购物很方便,人们为了省事,逐渐的从网上订购,这就造成实体店的生意清淡了很多,所以他们挣钱就少了。”我对于王虎的想法深表赞同。

“这是社会趋势,我等烤串店开起来,然后再在网上开个店,呵呵,到时候线上,线下都可以卖烤串,两不耽搁赚钱。”王虎兴奋的说道。

“这个主意不错,不过我还是奉劝你最好是经营出自己的特色,要把烤串做的特别好吃,那就可以了,毕竟现在的人买东西,大部分都是货比三家,如果你烤的不好吃,谁还来你这里?”我说道。

“是,涛哥时间不早了,我先回去了,改天我们再聊。”王虎站起来说道。

“好。”我起身将他们两个人送到门口。

“涛哥,谢谢太感谢你了。”王虎握着我的手再次说道。

“行啦,行啦,当哥的说你几句,以后把你的牛脾气改改,别和别人三句不对就干架,这样对谁都没有好处。”我看着王虎说道。

“嗯,行涛哥我记住了,下次一定改正。”王虎这次很是坚决的说道。

王虎带着小娟离去,我想起了之前朴陶给我钱,让我开赌石公司的事情,忽然发现自己虽然和朴陶分离这么久了,可还是有点想她,一个很大气的女子。

我决定给朴陶去一个电话。

电话刚拨打过去,接被接通了。

“喂,朴陶在吗?”我对着电话问道。

“我就是,你怎想起来给我打电话?”朴陶问道。

“怎么不欢迎啊?”我反问道。

“怎么会呢,我这还正想着你呢,结果你就来电话来。”朴陶说道。

“额,我们这叫心有灵犀一点通。”我说道。

“呵呵,你还是这么会说话。”朴陶笑了。

最*f新%章{节G上fc%P

“不是,这是实话。”我说道。

“嗯嗯,你啥时候来这里,我到时候请假陪你玩几天?”朴陶很是大方的说道。

可是这话听到我耳里,感觉有些歧义,我觉得我应该问清楚。

“陪我玩几天?怎么玩?”我问道。

“晕,你是不是想歪了,我的意思是陪你,不就是带着你到这边的一些景点看看,玩玩。”朴陶说道。

“那还是算了吧,你如果陪我几天,你男朋友还不吃了我。”我开着玩笑的说道。

“他?他对我放的很宽的,不过我每天晚上他要求我早点回家。”朴陶说道。

“那不错,省的你经常很晚了还去那些乱七八糟的酒吧。”我笑着说道。

“是一开始我也很反感他管我,但是他的一些行为感动了我,我又喜欢他,所以还是听从他的为主。”

从朴陶的语气中看的出来她对于现任男友还是很满意的,只要她幸福就好,我心里默默的嘱咐她。

“朴陶有时间我们再聊吧。”我说道。

“行,常联系。”朴陶说完挂掉了电话。

“又给哪个美女打电话呢?”进了屋的阿美和我说道。

“没有,是一个买石头的玩家,要和我交流一些心得。”我撒谎说道。

“切,估计也是一个女的。”阿美端起茶壶,倒了一杯茶,端起来咕咚咕咚的喝玩。

“怎么可能呢?我是那样的人?”我说道。

“不是也差不多。”阿美一下坐在了我的腿上说道。

“别,勾引我。”我一搂阿美说道。

“哼,还懒得理你。”阿美又站起来,挣脱我的手,找了一个位置坐下来。

“不是我一会儿接你,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?我问阿美。

“你喝酒了,我再让你开车?你可不知道那条路上有交警,想想我还是早回来了,再说我把资料拷贝回来了,在电脑上操作就行。”阿美嘱咐我。

“嗯,今天休息一天,明天再写吧。”我看到阿美已经坐到电脑桌前,于是说道。

“今日事,今日毕,如果都像你这样今天推脱明天,明天脱后天,那还有什么资格谈成功。”阿美看着我说道。

“说的有道理,要不你说我修改怎么样?”我觉得我打字速度比较快,于是说道。

“你出去啦,我忙的时候需要全神贯注。”阿美站起来把我哄到屋外。

“那你只许忙一会儿,我做饭,等吃饭的时候就不可以弄了。”我知道阿美是一个工作狂,一个事情如果不完成,她一定会一直坐到自己认为不错了的。

“好啦,好啦。”阿美柔声一笑,关上了门。

不一会儿,母亲提着一大堆东西回来了。

“王虎和小娟呢?”母亲问道。

“他们喝完茶就回去了。”我和母亲解释道。

“你这孩子也不留人家。”母亲埋怨道。

“妈,人家还有事。”我这么说道。

母亲听我这么一说,看了我一眼,又说道:“都几点了,还不去接我的儿媳妇回来?”

“儿媳妇?阿美?”我听母亲这么一说,眼神一愣,最终问母亲。

“当然除了阿美,我谁都没有相中,你问问阿美什么条件,妈给你准备钱。”母亲看着我说道。

“好吧,妈我们能不能换个话题。”我感觉无比的头疼,连忙转移话题。

“我去做饭。”母亲白了我一眼,进入厨房。

我看母亲生气,连忙也跟近了厨房。

“妈我来做饭吧。”我主动抢过母亲手中的切菜刀,准备切菜。

“你平时又不经常做,做的难吃了,阿美怎么吃?”母亲显然很是偏向阿美,处处为阿美着想,又从我手里接过了刀。

“哒哒哒....”,母亲的刀功十分了得,很快的切起菜来。

看着母亲鬓间的白发,我心里很是酸楚,想起从小母亲对我疼爱的种种,眼泪要掉下来,我又强忍着压回去,可最终还是没压回去。

“儿子你怎么了?”正在切圆葱的母亲看我这个样子,于是问道。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