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疯狂的石头>第207章 被狗咬

第207章 被狗咬

本书:疯狂的石头  |  字数:2115  |  更新时间:

“你看你,开个车也不老实,毛毛躁躁的。”阿美轻声的训斥着我,不过听着却很悦耳。

“这叫转移注意力,你明白吗,这样开车的话,才不会疲劳。”我笑着说道。

“你快拉倒吧,净给自己找理由。”阿美说道。

“你忘了之前看了一个消息吗,这摸腿算什么,还有人在高速路上开车摸奶呢。”我讲了这么一个段子。

“呵呵,这都是你们那些男人,一点数也没有,丢不丢人,要是让公司的人或者是亲戚朋友知道,那还能在公司呆住,还能在亲戚朋友面前抬起头来?”阿美的一番长篇大论,讲得很有道理。

@正ee版&首:发2BD7!00kN0n^5)9o

“前面有个服务站,我们去休息一会儿。”我看了一下路标,说道。

“嗯。”阿美点点头。

进入服务区,我俩从车上下来,就奔着服务区的厕所赶去。

毕竟憋了两个小时的尿,感觉膀胱都肿了,一番释放,格外轻松,心想:“人生到处都是幸福,只是没有对比而已,就像现在,被尿液憋的特别难受与充分的释放的过程,就是一种享受,就是一种幸福。”

“怎么样感觉好多了吧。”我上了副驾驶,看着已经上主驾驶的阿美说道。

“呵呵。”阿美笑了笑,并没有说话。

又经过三个小时的车程,终于开回了家。

“妈我回来了。”提着大包小包的我,一进门就喊道。

“哎,你回来了,阿美你也来了。”母亲笑着迎了出来。

“妈,做饭了吗,这开了一天的车,肚子都饿的咕噜咕噜叫了。”我将东西放下,问母亲。

“菜都切好了,就差炒了,你稍等一下,马上就做好。”母亲笑呵呵的说道。

“阿姨,我来帮你吧。”阿美直接这么说道。

“不用不用,快去坐着休息一会儿,阿姨给你洗好水果了。”母亲连忙推脱道。

最终,母亲还是拗不过阿美的执拗,和阿美一起进入了厨房。

回到家以后,我的心情就放开了,换上拖鞋,斜躺在沙发上,拿了个苹果,就啃起来。

不知不觉的,我睡着了。

“儿子,把儿媳妇带回来了?”父亲出现在我的沙发旁,问道。

“没有啊,陆婷多久没有来咱家。”我回答道。

“陆婷?谁让你说她了,她可不是咱家的儿媳妇。”父亲一听冷声说道。

“除了陆婷,我谁都不娶。”我反驳道。

“这个女人怎么了,她对你这么好,你就忍心辜负人家?”父亲再次质问道。

“我也不想,可是熊掌与鱼不可兼得。”我这么回答。

“行啊,你读了几年的书,我也说不过你去,你看着办吧。”父亲气呼呼的起身离去。

“起来吃饭喽。”阿美甜甜的声音,将我从睡梦中打断。

“儿啊,这次回来是打算开公司的事儿?”母亲一边端菜,一边问道。

“是啊。”我来到茶几跟前,拿起了筷子。

“就没有打算结婚吗?”母亲看了我和阿美一眼,问道。

“暂时还没有。”我回答道。

“你…你都多大了…你等的起人家姑娘都行吗?”母亲开始训斥起我来。

不知怎么回事,我的心情没来由的特别不好,于是闷着头开始吃饭。

“阿姨,他最近开赌石公司,很费心神的,等开完了以后再说,也不迟啊。”阿美最终打破了沉闷的气氛。

“哎,姑娘,我就看着你好,我多么希望你会成为我们家的儿媳妇啊。”母亲感慨一声说道。

“阿姨您放心,我们会好的。”阿美说了一句,莫棱两可的话。

“那就好。”母亲并没有听出其中的意思,还以为阿美答应了。

吃过饭以后,看看时间还早,我给张武打了个电话。

“张兄,明天中午喊着他们几个一起聚一聚,商量一下我公司开业的事宜。”

“行没问题,我帮你联系吧。”张武很痛快的答应道。

吃过饭以后,我帮助母亲收拾的碗筷。

“妈,最近晚上还去扭秧歌去不。”我笑着问道。

“别和我说话。”母亲气呼呼的说道。

“妈,您别生气了,等我忙完以后再结婚好吗?”我向母亲道歉。

“这还差不多。”母亲恢复了笑容。

“大姐还去跳舞吗?”这个时候邻居来喊母亲了。

“跳啊当然跳。”母亲笑着,跟着邻居出去了。

看着母亲离去的背影,我松了一口气。

“这样长时间也不是个办法,你有没有想过?”阿美问道。

“想过又能怎么样?”我无奈的回屋,躺在沙发上。

阿美坐在了我的跟前,扶我起来说道:“其实我很喜欢现在的状态,即使你不娶我也行,我可以继续帮你骗你的母亲,只要你愿意。”

“对不起,让你受委屈了。”面对着阿美的真情表白,我只能这么说。

“没事。”阿美站起来,打开了电视。

电视里播放着最新的电影红海行动。

也许是这部电影演得非常好,我为精彩的内容吸引住了。

当看完电影,我看看手表,发现母亲并没有回来,在看手机,才知道母亲正和邻居打麻将呢。

阿美正在沙发上打盹儿。

我一把将她抱起来,放在卧室,我悄悄的关上了门。

我决定出来散散心,虽然已经很晚了。

刚走出门,我看到一个黑影进入了隔壁的隔壁的门。

“我老公上夜班,明天早上你得早点滚蛋。”一个女子的声音传来。

“没事,完事了我就走。”另一个男子的声音传来。

听到这里,我知道,这就是传说中的偷情吧,不过这又与我有什么关系?这对男女的声音我都听出来是谁了?我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于是又退回了家门口。

“旺旺旺”忽然一阵狗叫。

“哎呦,疼死我了,流血了。”这个男子一边喊着,一边想着往外跑。

我悄悄地从家门口探出头来,借着依稀的路灯,发现一条大狗,正在后面疯狂的追着,而这个男子,似乎裤子还没有提起来,撒着脚丫子疯狂的前进。

“救命!救命!”男子一路大喊。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