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疯狂的石头>第190章赌石赌输的高岩

第190章赌石赌输的高岩

本书:疯狂的石头  |  字数:2073  |  更新时间:

“你为什么要护着他?”我看着朴陶问道。

“我刚才已经说过了,他是我男朋友。”朴陶眼神坚定的重复了一遍。

“好,你想知道过程吗?”我再次问道。

“我不想知道过程,但是我知道他肯定不对,所以我向你道歉。”朴陶再次认真的说道。

“为什么?”我感觉很是心痛,毕竟我和朴陶也曾经在一起过,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这么维护她的男朋友。

“不为什么?我们聊点别的吧。”朴陶忽然这么说道。

“不了,外边天凉,我们还是回去吧。”我说着转身准备进去喊着阿美一起离去。

“等等,你就不愿意和我私自聊些什么?”朴陶再次问道。

“奥,呵呵,忘了说个事情了,下个月六号,我公司开业,作为公司控股人的你去吗?”我勉强的露出笑容问道。

“看来你的效率还是蛮高的,去,肯定去。”朴陶直接笑着说道。

“呵呵,那我就放心了,对了这是我最新的公司计划,你看看有什么意见没。”我说着将存在手机中的计划转发给了朴陶。

“不用,不用,我就是个甩手掌柜,其实你没必要给我入股的。”朴陶看着我说道。

“我知道你不在乎钱,你也只是出于帮助我的目的,哎,不知道怎么说了,你最近和他处的还好不。”我忽然伸出手拉住朴陶的手问道。

朴陶试着挣脱,可是我抓的越紧。

“我感觉还行,你也知道我接触过三任男友,是一个和我一样的富二代,脾气很是蛮横霸道,虽然长相帅气,可是我受不了,最终我们分手,那是我的初恋,所以分手的时候,我哭了几天。”朴陶不知什么时候从兜里掏出一瓶啤酒,一边喝一边说起来。

第二个就是你了,长相帅气,性格随和,认识你之后,我才觉得当初能分手是多么明智的选择,可是我的父亲最终反对了我们之间的爱情,再加上我当时确实有些势利眼,所以犹豫再三和你分了,我知道你很生气,可是既然已经做出决定,我就不能后悔了。

最/新zj章tF节I上_N

第三个是他,他很听我的话,做的也很周到,简直可以说的上是一个完美的男人,可是我知道越完美的男人,缺陷越大,只是我现在没发现罢了,也许有一天我和他也会分手,我不知道我是出于一种什么心理,可能是好日子过的太久了。

朴陶一边和我走着,一边喝着酒,又一边的说着自己的心路历程,虽然语言组织的并不是很好,可是意思表达清楚了,我知道我在喝醉酒的时候,能说出完整的句子都是个未知数,当然了我醉酒的次数并不多。

我和朴陶沿着城市的街道,一路走着,此刻深夜大街上并没有什么人,天空不知什么时候飘起了雪花。

“你喝不少了,别喝了。”我看着又从大衣的兜里掏出啤酒的朴陶说道。

“我和你说个秘密。”朴陶的脸此刻红扑扑的。

我以为说外面天气冷,伸出在兜里暖和过来的手给朴陶搓了搓脸,笑着问道:“什么秘密。”

“有一次我喝醉了,和男朋友一起亲热的时候,喊了你的名字,结果醒来以后,他就追问我子涛是谁?呵呵。”朴陶说这句话的时候,仰头笑了,只是她在笑的时候,雪花飘在了她的脸上,花了,然后与她微微湿润的眼角汇合起来,终于形成了一滴泪珠。

“你哭了?”我问道。

“不知道,我感觉自己最近一段时间抑郁了,每天都特别都压抑。”朴陶这么说道。

“抑郁?你最近到底经历了什么?”我不由的问道。

“没有,你现在想做什么事情,做吧。”忽然朴陶张开了手臂,闭上了眼睛。

我静静的站立几分钟,朴陶也这么闭着眼睛,我知道她也许在等待着我的吻,可是我并没有动,我心里特别的痛,我知道朴陶和初恋的分手已经伤过一次了,而第二次被她父亲强自要求分手,又伤害了她,显然她也许内心的伤口比第一次还大。

“什么是幸福?”我问道。

“幸福?”朴陶皱了皱黛眉,歪着脑袋思考着。

“我感觉现在就挺幸福。”朴陶终于说道。

看着朴陶虽然因为天冷穿着羽绒服,而掩盖不了完美的身材,我有冲动,上去抱一下,可在往前迈了几步以后,又开始退后。

“幸福并不是拥有对方,就是幸福,也许远远的看着你爱的人幸福,更能体会到这种幸福。”我想起了某个电视剧里的一句经典台词。

朴陶闭上的眼睛睁开,美丽的眼眸在路灯下显得更加的明亮,忽然跑过来,抱着我给了一个吻,松开我说道:“谢谢。”

“客气啥。”我笑着回答道。

“听你这么一说,我感觉那颗心也亮堂起来。”朴陶莞尔一笑,很是开心。

“滴铃...滴铃...”正在我和朴陶相视而笑的时候,我的手机响了,我连忙掏出手机。

“喂,高哥,这么晚了,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。”我笑着问道。

“哎呦,不愧是兄弟,我的电话接的如此这么快,在忙什么呢?”高岩问道。

“好了,高哥,跟我还这么客气,说吧,什么事情。”我开始向着出来的路上往回走。

“嗯,我在网上看了一款石头,从相片上看,非常的好,而且价格也不高,我对照着赌石歌,看了又看,觉得很符合出好石头的特质。”高岩开始滔滔不绝的讲起来。

“等等,你是不是喝酒了?”听到这里我问道。

“是,是的。”高岩听我这么一问,忽然结巴起来。

“不是吧,你是自己在家?这么晚了还喝酒?嫂子不管你。”我继续问道。

“哎,你嫂子跟我赌气回娘家了。”高岩叹了一口气说道。

“因为什么事情?赌石?”我再次问道。

“是的,你不在的时候,我赌上了瘾,输了好几百万,你嫂子要跟我闹离婚呢。”高岩有点郁闷的说道。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