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疯狂的石头>第165章 辣妹静心

第165章 辣妹静心

本书:疯狂的石头  |  字数:2068  |  更新时间:

“呵呵,高哥小赌怡情,大赌伤身。”我知道高岩能做到这个地步已经不错了,毕竟人们一旦迷恋上赌石,一般都上会越赌越想赌。

“强赌灰飞烟灭是吧。”高岩这么说道。

来到碧石坊,进入了第一家店铺,这家老板笑着迎了上来,说道:“小哥你又来了。”

“嗯,陪我高哥来看看。”我点点头,回答道,这家赌石店点老板和高岩很熟悉,而这次确先和我打招呼,显然我之前所展露出来高超的技术,让他不得不对我另眼相看。

“高兄,呵呵你有这样的朋友,确实不错啊。”赌石店老板夸赞道。

“不,您此言差矣,我有高哥这样的朋友才是不错。”我立即纠正道,我说的是实话,并无半点吹捧之意,显然高岩听了我这句话也很是受用。

“老板你先忙,我们矮个看看就好。”高岩很是客气的说道。

“嗯。”老板点点头,又去招呼其他客人去了。

我认真的观看了一下这家店铺的每一块石头,心里则是赞叹不已,这家赌石店的老板,显然是一个老手,他每一块石头的价格都标的非常的合理,显然对赌石方面极有研究,不过反过来说,像这样的店铺,基本来赌石的不会出现大赔,也不会出现大赚的现象,这就是老手开店的优势。

从这一家店铺出来,一直到最后一家,我和高岩都挨个看了个遍,我偶尔发表一下自己的观点。

高岩听的很仔细,甚至拿出手机开始记录。

静心对于赌石方面并不懂,所以一路跟着我们并没有说话。

一直逛了一圈,我都没有出手,从碧石坊出来,高岩也没有多问,眼睛确不时的看着我,显得很着急。

“你是不是有些奇怪我为什么没有出手买任何一块石头?”我看着高岩问道。

“是呀,难道这里的石头没一块看中的?”高岩反问道。

“白沙岩,两层皮,先黄后白最高级,这句话你明白什么意思不?”我问高岩。

“这赌石歌我倒是背熟了,就是不太了解其中的意思。”高岩挠了挠头说道。

“行,一会儿我发给你,你上班的时间快到了高哥。”我看了看手表提醒道。

“哈哈,好我先去了。”高岩显然知道我又要给他传授经验,所以兴奋的说道。

高岩离开了,静心终于说话了,你说的是不是白沙岩石头。

“呵呵,差不多,但实际不一样。”我说着将自己脑海中已经看中的那块石头位置发给了高岩。

“高兄,以后我有自己的赌石公司了,所以这样的地方你应该了解同行莫进的道理你明白吧,过几天看运气去随意的挑。”

我知道随着我公司和业务的开拓,越来越忙,我和高哥接触的时间会越来越少,所以决定最后一次帮他。

“晚上还有一场,让你见见我在京市的这些好友。”我笑着说道。

“不是吧,刚认识就让我见你的好友们,怎么感觉像丑媳妇见公婆的意思。”静心这么说道。

“刚才公司朴总给我放一个月的假,我这段时间比较自由,想到处走走,忙忙我公司的事情,之后会更忙的,所以想和朋友们聚一聚,正好你在,去见一见。”我这么说道。

“玩游戏不,那边有家游戏厅。”

我分别给慕雨,欧阳帅男,张玉等打了电话后,决定带静心放松一下。

“玩呗,捕鱼达人!”静心答应一声。

我们进入游戏厅,兑换了一些游戏币后就领着静心来到一台机子跟前,玩起了捕鱼达人。

“没想到你也是高手。”在我们玩儿了一会儿以后,静心爆了一条大金鱼后我说道。

“之前每次出差的时候,没什么事儿,就在手机上玩捕鱼达人,只是手熟而已。”静心这么回答道。

“你说的很对,很多事情要想成功,贵在长年累月的专一,如果没有一颗坚持的心,什么事情都做不好,就像这游戏。”我深表赞同的回答道。

“你这大道理还是一套接一套的,你不做讲师可惜了。”静心这么说道。

“喂,我们能交个朋友吗?”一个染着黄毛的男子,拍了拍静心的肩膀问道。

我回过头,仔细打量了一番,这分明就是一个混混,嘴里叼着烟,脖子上纹着纹身,耳朵上戴着单耳环,嘴里也喷着酒气。

“不好意思,我不认识你,也不想和你做朋友。”静心一看,冷声回答。

“呵呵,相逢何必曾相识,现在认识也不晚。”混混流里流气的说道,同时更是靠在静心的旁边坐下。

静心当时就恼了,一把抓住黄毛的头发,照黄毛脸上来了一拳。

静心的反应之快,让我有点吃惊,果然是个辣妹。

“臭婊子,你敢打老子。”这个黄毛捂着自己其中一只眼睛,站起来骂道。

静心更加的恼怒,站起身,抬起腿,照着这个黄毛混混的裆部踢去。

“哎呀。”黄毛捂着裤裆,在地上大声喊疼。

“黄毛怎么了?”这是从远处过来几个小青年,清一色的混混。

“这个婊子打我,快给我弄死他。”黄毛指着静心说道。

“不是吧,就我一个漂亮的娘们儿而已。”其中的一个混混,看了一眼静心问道。

¤=Q

“她会功夫,你们大家小心点。”这个黄毛一边捂着裤裆,一边躺在地下说道。

黄毛的话音刚落,这是四五个混混,手里拿着东西,转身面向了静心。

怕静心吃亏,我站在了静心的旁边。

“都住手。”忽然对方的一个混混喊道。

“怎么了?白毛,你怎么喊住手呢。”众人有些不解的问道。

“高岩,高哥,你认识吗?”一个人在这白毛的青年问道。

“认识,他是我的哥们儿,怎么了?”我疑问道。

“我说看着这么眼熟呢,涛哥,这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,自己人不认识自己人了,黄毛,快过来给涛哥认错。”白毛忽然说了这么一句,我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。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