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疯狂的石头>第155章复印身份证

第155章复印身份证

本书:疯狂的石头  |  字数:2055  |  更新时间:

“那不就得啦,过年就在这里吧,我们会把你当儿子看待。”阿美的父亲。

“额,叔叔我不明白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。”我问道。

“没别的意思啊,就是你和我们家阿美好,然后你当我的女婿,就这个意思了。”阿美的父亲很直接。

“叔叔,我们现在还不太合适,主要是我已经有女朋友了。”我解释道。

“哎,没必要分的那么清楚,只要你一天没结婚,那就说明我们家阿美有和你成的机会,再说了,如果两个人情投意合,即使对方结婚了,也一样离婚,去寻找自己的真爱。”阿美的父亲很开朗的说道。

“老头子,你说的太对了,这句话我非常的赞成,就好像最近有一首非常流行的歌曲,西门庆的眼泪,这就唱出了西门庆的心声,本来西门庆和潘金莲是天造地设的一对,由于一些事情,阴差阳错,潘金莲的父亲觉得武大郎卖烧饼有钱,结果棒打鸳鸯……”阿美的母亲更雷。

“老婆,你这个比喻有点不恰当,你应该是梁山伯与祝英台,这很好才对。”阿美的父亲在一边纠正道。

“奥,对对对,就是梁山伯与祝英台。”阿美的母亲连忙赞同。

这两人就这样,你一句我一句的说起来。

“老婆你快做饭啊,女婿都来家了,在这里光是聊天也不行啊。”阿美的父亲看看手表说道。

“我已经打电话联系饭店了,很快就送过来,你就不用操心了,把你珍藏的茅台拿出来,招待一下你未来的女婿。”阿美母亲一扶手上的玉镯子说道。

“好好好。”阿美的父亲爽朗的答应道。

晚上时分,菜摆满了桌子,茅台酒启开,酒香飘了起来。

“小伙子,咱俩一人一瓶,谁喝不完,不能离开酒桌。”阿美的父亲说道。

“爸,你少喝点,人家不能喝酒。”阿美劝说道,对于我的酒量阿美还是清楚的,这么说,只是给她父亲一个台阶下。

“哎,都说女大不中留,这下好了,还没嫁出去胳膊肘子都开始往外拐了。”阿美的父亲叹息一声说道。

“好吧,女儿我错了,喝,喝吧,您高兴,愿意喝多少就喝多少。”阿美说道。

看的出来,阿美的父母也很开心,她的父亲更是喝的脸红扑扑的。

“媳妇儿,去把红包拿过来。”阿美的父亲看着已经空空的酒瓶晃了晃说道。

“早准备好了。”阿美的母亲拿出一个大大的红包递给我。

“孩子收下。”阿美的母亲看我犹豫,又举起红包示意一下。

“让你拿你就拿婆婆妈妈的干什么。”阿美在一边也劝阻道。

终于阿美的父亲,喝的被扶回了房间,由于喝酒,当晚我在这边住下了。

第二天早上吃过饭,我准备开着车往家的方向赶。

“孩子常来啊。”阿美的母亲期盼的眼光说道。

“好的,好的。”我连连答应道。

“下次再来,我们不醉不归。”阿美的父亲也说道。

对于阿美父亲和母亲的热情,我很是感动,真有一些留下来,做他们女婿的冲动。

一路上,我把音响开得很大,大部分都是重金属音乐,开着格外带劲,一路并不停下来,五个小时的时间,赶到了家。

母亲正坐在沙发上,整理着冥币,叠着元宝。

“回来了?”母亲抬头看了我一眼,问道。

“是的,回来一住不住,感觉有点累。”我说道。

“等妈给你父亲叠完这几个元宝就做饭,今年多给烧点钱,在下面也够花。”母亲说道。

“嗯。”我答应一声,回屋歇着了,也许是开车太过疲劳,我很快就睡着了。

“呵呵儿子,你妈又给我烧钱了,告诉你妈,少烧点,烧多了,别人看着眼红,我都被别人抢了三次了。”父亲穿着西装革履,头梳得油亮油亮,坐在我的床头上说道。

》$

“你办个卡,设个密码,这样谁还能抢走你的。”我提议道。

“没办法啊,下面办卡也需要身份证,你把我的身份证复印件烧上十份,这样才能办卡。”父亲提出要求。

“好的。”我答应道。

听到我答应,父亲这才心满意足的离去。

“吃饭啦儿子。”母亲把我叫醒。

看着桌子上三个香味俱全的菜,我拿起一个馒头就大口的吃起来。

“妈!我父亲的身份证还在吗?”我问着坐在我对面的母亲。

“你问这个干什么,妈收起来了。”母亲说道。

“父亲给我托梦了,说要办银行卡,所以需要身份证。”我大口的吃着菜说道。

“那也不能把身份证烧了,再说这塑料很难烧。”母亲说道。

“不是烧身份证,是我下午拿着身份证复印一些,把身份证复印件烧了就可以了。”我解释道。

吃过饭以后,我将车还给了张武,又骑着车子,来到村东头,唯一的一家复印的地方,当然了这家主要是一个小卖部。

“子涛回来了。”小卖铺的老板认识我,于是问道。

“是的。”我点点头。

“什么时候回来,想买点什么东西?”老板又问道。

“回来好几天了,想复印一下身份证。”我说着拿出了身份证,递给对方。

老板拿着身份证,戴上老花镜,看着身份证,手一哆嗦,身份证差点掉下来,说道:“孩子你是不是拿错身份证了?”

“没有啊怎么了。”我问道。

“你怎么拿着你父亲的身份证过来了,现在复印这个还有用吗。”老板颤颤巍巍的问道。

“呵呵,我父亲托梦说在下面要办银行卡,没有身份证可不行,这不就来复印着,给他老人家烧了。”我微微一笑解释道。

“哦原来是这样,这人啊,真是奇怪的动物,活着的时候不懂得珍惜,死了的时候,却又是这样,又是那样的孝顺,哎。”老板拿着身份证放进了复印机里面,摇头说道。

老板这么一说,虽然很不好听,可是是实话。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