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疯狂的石头>第139章红包

第139章红包

本书:疯狂的石头  |  字数:2108  |  更新时间:

我一听看着阿美说:“可以陪我在家里呆两天,就送你回家。”

“呵呵,呆几天都无所谓,只要是在春节之前回家就可以。”阿美微微一笑说道。

“成交。”我和阿美下了火车,出了站口,出租车司机迎了上来:“小哥儿,做出租不?”

“到县城多钱?”我问道。

“八十块。”对方笑笑回答道。

“呵呵,怎么这么贵,平时不是二十就可以了。”我笑笑问道。

“你不看今天下雪了,路上很滑,一般人都要你一百。”出租车司机说道。

“算了,我还是做通往县城的公交吧。”

由于时间太晚了,我决定不打扰母亲,带着阿美找了一家旅馆住宿。

第二天早上,我带着阿美做上了回家的公交,公交车显然是新换的,而且是带空调的,路上确实有些地方结冰了很滑,所以开公交车的司机很小心。

正常十几分钟的路程,公交车司机硬是开了半个小时。

下了公交车,正好碰到和我一个村小时候的伙伴张武,正开着车经过,看到我停了下来。

“哎,这不是子涛,来上车。”张武摇下了车窗玻璃,笑着说道。

“好的,谢谢,你也回来了。”我和阿美上了车问道。

“是的,今年工地上活结束的早,放假也早。”张武说道。

“你不错呀,今年带着女朋友回家了。”张武从后视镜看了看阿美说道。

“奥,是的,我妈想见我对象,这不就带着她回来了,正好让我妈高兴高兴。”我笑着说道。

“这么久没联系你了,你现在在哪里上班。”张武问道。

“我在京城,一个小职员。”我回答道。

“奥,京城好啊,工资咋样?”张武问道。

“不多,月薪八千。”我谦虚的说道。

“哎,那你不行啊,我在工地上做钢筋工,一天四百多,一个月可是过万。”张武开始炫耀道。

我看着张武那粗的像钳子的手,微微一笑并没有做声。

“看我的车怎么样?这是我贷款买的,办齐二十万。”张武拍了拍自己的方向盘。

“行,你混的好,我白搭。”我自嘲了一句。

“嗯,兄弟加油啊。”张武将车子停到了我家门口说道。

“行,张武你电话还是哪个吧,等有时间我给你打电话,咱兄弟俩喝点。”我和阿美下了车,看着张武说道。

张武点点头,说道:“好,到时候我把他们都喊上,再见哥,嫂子。”

“再见。”

张武开车子走后,阿美挽住了我的胳膊说道:“到你家怎么突然紧张起来,有一种小媳妇见攻破的感觉。”

“呵呵,那不错,就当在我这里练习练习,下次再见真的公婆的时候,有了经验,就不害怕了。”我领着阿美进了,敞开的大门。

“妈我回来了。”,一进大门我立即喊道。

母亲从里面推开门,看到我又看了看旁边的阿美,立即兴奋的迎上来,看着我说道:“儿啊,快进来,家里暖和,还傻愣着让你女朋友在外面站着干啥?”

“嗯。”我看到母亲头上的银丝又增加了不少,心里酸酸的,但依然强颜欢笑的说道。

M\F。x

进了屋子,母亲快速的将瓜,果,糖等摆在了茶几上,不停的瞅着阿美,母亲看阿美的眼神上越看越喜欢。

忽然母亲一拍脑门说道:“光顾着高兴了,妈给你买熬上粥了,在炒几个菜。”

“妈年货都备齐了吗?”我问着母亲。

“知道你回来,我早买了很多东西,都备齐了。”母亲开始忙碌起来。

阿美很有眼色劲,也来到了母亲的跟前说道:“阿姨,我来帮你吧。”

“不用,不用,乖女你坐着就行,和子涛一起相处他没为难你吧。”母亲问道。

“没有,他挺实在的。”阿美夸奖我道。

“妈,上坟的那些东西买好了吗?”我来到堂屋,看到了摆在桌子上父亲的遗像问道。

“买了,买了。”母亲一边答应道,一边在厨房炒着菜。

我看着父亲的遗像,定定的看着,心里很上难过,仿佛昨天的事情依然历历在目。

阿美来到了我的旁边,低声说道:“子涛。”

“嗯。”我回答了一句,用手擦了擦眼睛。

“叔叔看到你如此优秀,在天之灵应该也放心了。”阿美轻声说道。

“我带你去我们这里赌石的地方看看?”我说道。

“嗯。”阿美也答应一声。

我和阿美像门外走,母亲在后边追着问道:“儿啊,你干什么去,这饭眼看做熟了,你到处乱窜什么,想饿着人家姑娘呀。”

“那我们还上吃完再出去。”我最终说道。

饭菜很快的端上来了,母亲的手艺确实很好,四菜一汤,阿美并没有表现的很矜持,一边大口的吃着,一边夸奖着母亲的手艺:“阿姨,您可的好好教我,人家说了,要想锁住一个男人的心,首先就得锁住他的胃,为了防止子涛有二心,我的好好的学习手艺。”

“嗯,对我的好好教你,免得子涛这小子,做出惹你生气的事情。”母亲很是开心的说道。

阿美看了我一眼,得意的笑,眼睛笑成了月牙儿。

吃过饭以后,母亲拿出一个大红包递给了阿美,我连忙接过来说道:“阿美我替你保管,没意见吧。”

“不需要,这红包是阿姨给我的。”阿美很是轻巧的从我手上夺过了红包。

“妈,你给他包了多少红包?过年你可很少给我包红包啊。”我问道母亲。

“你管我包多少,看你那个抠样,你也不知道人家姑娘是怎么看上你的,对了,姑娘,你叫什么名字?”母亲看着阿美问道。

“阿姨,我叫阿美,和子涛是同事,我们认识很久了。”阿美笑嫣如花的回答道。

“同事好啊,彼此知根知底,之前我最担心的就是,万一子涛找一个骗子,或者是女人是二婚就麻烦了。”母亲拉着阿美的手说道。

我看到阿美看我的时候,她的眼神闪过一丝慌张,不过她掩饰的很好,母亲并没有注意到她的表情,因为严格算来阿美就是二婚。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