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疯狂的石头>第117章 大金牙服软

第117章 大金牙服软

本书:疯狂的石头  |  字数:2086  |  更新时间:

“漂亮的会拐跑你的心。”陆婷直接道破了,她心中所担心其中的真谛。

“好吧。”我穿着拖鞋,帮陆婷倒了洗脚水。

来到了洗手间,刷牙洗脸。

“陆婷,明天你要走了,都说春宵一刻值千金,我们开始吧。”我搓了搓手心,说道。

“嗯。”陆婷轻轻的点头。

我将手机调成静音,熄灭了灯。

……

……

陆婷轻微的均匀的呼吸声音响起来了,我拿起手机看了看,短信不少,有朴陶的,有欧阳帅男的,还有慕雨的,高岩的,周末联系我的人不少,可是我只想好好的陪着陆婷。

我知道我们可能会很快找到各自的另一半,甚至从此以后各不认识,天各一方,但是现在我必须享受当下,无论成不成,和陆婷都有一个美好的回忆。

这晚我依然毫无例外的梦到了父亲,他只是看了看我,笑笑不说话。

父亲一直是我心中的痛,所以几乎每晚做梦都梦到他。

这一晚除了做一个短暂的梦,其余时间都睡的很踏实,一直到天亮,一阵电话铃音打了过来。

我看看来电显示是10086,有点纳闷,这客服大清早的打什么电话。

%m首VY发

“谁啊,这么早?”陆婷睁开眼睛问道。

“还能有谁,10086的电话,可能欠费了。”我顺势挂掉了电话。

“奥,我在睡会儿。”陆婷很享受这种感觉。

我一个翻身坐起来,我忽然意识到什么了,这是朴陶的电话,为了避免陆婷的察觉,我故意把朴陶的号设置成10086的。

感觉到我起来,陆婷睡眼惺忪的问道:“干嘛去呀。”

“上个洗手间。”我微微一笑起身拿了手机,下了床。

来到洗手间,我仔细一看,果然是朴陶的电话,连忙回了个短信说道:“什么事情,刚才按错了键。”

“滴铃…滴铃…”朴陶把电话打过来,我按了接听键,又把水龙头开的哗哗响,问道:“什么事情?”

“我说你不接我电话呢,早上我们一起去跑步行不。”朴陶柔声细语的说道。

“哎,对不住了,亲爱的,昨晚给欧阳帅男写方案,很晚才睡,现在我的两个眼皮子直打架。”我撒谎不打草稿的说道。

“嗯,那你再睡会儿吧,公司见。”朴陶很是体贴的说道。

“谢谢体谅,我洗洗手这就睡。”我关掉了水龙头,接着又挂掉电话。

为了逼真我又给脸上抹了点水。

“我去给你买早餐火车票订上了,等我。”我亲了亲陆婷,走出房间。

早上的天气有点冷,可上班的人行色匆匆,我来到24小时营业厅,买了些早餐又回到宾馆。

陆婷已经起来了,婀娜的身姿,美丽的容颜,怎么看都看着顺眼,可是我们只有短暂的时间相聚,只能偷偷摸摸的,而且是异地恋。

“这张卡是我悄悄攒的钱,你拿着。”陆婷将一张卡递在我的手上。

“我不能要你的钱,我现在已经挣钱了。”我很是感动,连忙推脱道。

“不知道,你来就拿着,可别辜负了我的心意。”陆婷再次将卡塞到我的手里。

我最终接下了陆婷给的卡,将陆婷送到火车站,我和陆婷轻轻的吻别。

“下次再来看你。”陆婷莞尔一笑。

“路上慢点。”

送走了陆婷,我开着车上公司上班。

走半路的时候,忽然有一个拄着拐杖的青年,扑倒在我的车前,然后大声的喊道:“救命啊,压死人了。”

我的第一个念头,就知道这根本就是碰瓷的,幸亏我买了行车记录仪。

我准备从车上下来,然而发现出来一群人,其中居然有大金牙,他们手里拿着棍棒,对着我的车子冲了过来。

我看情形不妙,连忙快速的倒车,然而身后又出现了一辆车子,直接堵住了我的去路。

我知道这一次,如果我渡不过去,很有可能就让这帮人借着我撞了他们的人,然后生气把我打残。

人这一辈子不能窝窝囊囊的,我已经被车撞过一次,所以对死看得很淡,我从车上拿了一个扳手,下了车,迎向了对方。

第一个人冲到我的面前,棍子向我抡过来,我一个闪身,手中的扳手,直接砸在对方的胸膛上。

我的这一下很用力,对方闷哼一声,倒在地上,捂着胸口,痛苦的打滚。

我又来到大金牙的面前,我抓住了对方的棍子,照着他抓棍子的肩膀狠狠的来了一下。

“哎呦,疼死我了。”大金牙痛恨一声。

这个时候第一个棍子,已经落在我的背上,我强忍着疼痛,一把抓住大金牙的头发,用扳手举在他的头顶,大声的喊道:“哪个狗娘养的敢上来,谁要是再上来,我弄死他。”

这次没有人敢冲上来了,大金牙疼的龇牙咧嘴。

“怎么一次又一次的找我,以为我好欺负是不是,你信不信我今天砸死你,你大爷的。”我冷声说道,在说这句话的时候,我意识到最近的自己变得非常的狂暴,很有可能是父亲的事刺激了我,但是我也非常享受这种状态,因为我不想再受到被人欺负的,或者是看不起的那种感觉。

“兄弟,你放开我吧,求求你了,我错了还不行。”大金牙连忙道歉。

“你用什么保证,我这就报警,让你进去蹲几天。”我拿出了手机,准备给110拨打电话。

“我对天发誓,当着这么多弟兄的面,行不行,而且你我没有太大的损伤,此事就此揭过如何。”

看着大金牙如此服软的态度,我最终松开了手说道:“不会有下次了,再有下次我弄死你。”

大金牙揉了揉发痛的头,看着我眼神变得恐惧起来,显然第一次拼酒,让我差点整坏了,这一次又如此勇猛,看样子更是让他产生了心理阴影。

“我们走!以后我和他不再有任何恩怨。”大金牙一咬牙,指了指我说道。

看着离去的那些人,以及把拐杖扔向一边逃跑上车的人,我再次上了车子,向公司的方向赶去。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