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疯狂的石头>第114章 阻力

第114章 阻力

本书:疯狂的石头  |  字数:2073  |  更新时间:

“你怎么还没去睡觉,这么晚了。”我看看手表,已经10点半了,于是问道。

“这不等你回来,吃饭了吗?”朴陶很是关心的问道。

“没有。”我老实的回答。

“这些菜凉了,我帮你热热。”朴陶看着桌子上的菜,微笑着说道。

“这么贤惠,是不是打算要嫁给我。”我刮了一下朴陶的鼻子。

“你猜。”朴陶嫣然一笑,去热菜了。

一会儿无论对方的菜有多难吃,我也一定要吃掉,毕竟作为富家子弟的女孩儿,能做饭就不错了,做得好吃更是寥寥无几。

饭菜很快的端上来,我筷子夹起来,尝了一口,发现居然很是美味。

“你的手艺跟谁学的,居然这么好吃。”我不由赞叹的问道。

“之前是我家的厨师教的,他是一名特级厨师。”朴陶很是开心的回答道。

由于之前和陆婷的运动我的消耗挺大,所以吃饭也吃得特别痛快。

吃完饭后,我点燃了一支烟,思考着如何能在朴陶和陆婷之间合理相处。

“你在想什么呢?还不快睡觉?”朴陶催促起来。

“宝贝我来了。”我和朴陶在床上滚起了床单。

然而正在这个时候,朴陶的手机响了,她连忙接通。

“这么晚了还不回家,今天有事和你商量,快点回来。”朴总深沉的声音响起来。

“好的,我在朋友家里,马上回去。”朴陶很是恋恋不舍的穿上衣服,离开了我的出租屋。

在离开的时候,环着我的脖子亲吻一口。

“晚安早点睡觉。”朴陶开着车回去了。

我兴奋不已,最起码今天晚上是可以好好的单独陪一个人了,我连忙联系了一辆滴滴打车,准备开回陆婷所在的宾馆。

然而车子刚走到一半的时候,朴陶忽然打电话了。

“你这么晚不睡觉,还胡乱跑什么,我忘拿东西了?”朴陶埋怨起来。

“你现在在哪里。”我关心的问道。

“我能在哪里啊,当然是你在家门口。”朴陶的声音再次传来。

“奥,我想起来,我忘买那个了,准备买了,下次咱们用。”我连忙撒谎道。

“真不害臊,快点回来。”朴陶娇嗔的埋怨道。

我连忙嘱咐司机,往回的路上赶。

“现在的青年真会玩,对象好几个,分别在不同的地方,想玩哪个,就去哪个地方。”司机一边开车,一边高谈阔论的吹着牛。

“那是他们,我很老实的。”我笑笑回答道。

%看Z正《版(D章xS节上Q!

“是啊,你的长相看着挺老实,不过刚才对话,我听着不像,像是在和小三谈话。”司机很不客气的指出。

很快又返回我自己住处,朴陶正在门口亭亭玉立的等着。

“对不住了,刚才忽然想起来这件事情,有意思就去买了。”我尴尬的笑笑说道。

“你买的东西呢?”朴陶看着我,空空的手问道。

我连忙回答道:“这个点药店早下班了,没有买到。”

最终朴陶拿了钥匙,这才离开我的出租屋。

我回到宾馆,声音很静,由于陆婷坐了一天的车很累,已经进入了熟睡的状态。

我很庆幸我出去她没有发现我,不忍打扰她,最终在她的旁边亲轻轻的躺下。

睡梦中我的父亲来了,他问我:“你怎么也脚踏两只船起来?”

“我不知道,我也不知道,这两个女孩子都很吸引我,也许这就是我的本性吧。”我回答道。

“你最近是不是心情不太好,因此产生焦虑,而导致这样的呢?”父亲问道。

“我们聊点别的吧。”我不想在这个话题上纠缠,于是试图转移。

“好吧,你有什么问题?”父亲很是大度的顺着我的意思。

“赌石真的可以致富吗?”我问道。

“我明白了,这就是你焦虑的原因,任何一件事情,都可以致富,只要你有足够的经验。”父亲看着我,慈祥的笑道。

“但是任何成功的路上,都必须学会做人,做人如果做不好,最后也只能是昙花一现,短时间的成功罢了。”父亲伸出干枯的手轻轻的抚摸着我的额头。

我感觉到了丝丝凉意,猛得一睁开眼睛,发现什么都没有,看看手表,正是凌晨四点,我拿起手机,开始看相关做人方面的事情。

“世事洞明皆学问,人情练达即文章。”这两句虽然很短,但是指出了一些做人的道理。

陆婷起来,又往我怀里钻了钻,闻着扑鼻的芳香,我感觉很是温暖,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,可是我和她还能成吗,她母亲的阻力,我的母亲的阻力,哪一道都如天栈一般,无法逾越。

想那么多干嘛?还是先享受当下吧。

心情的自我放松,这回睡着了。

“哗啦哗啦”一阵淋浴的声音,把我吵醒了。

我伸手一摸,又拿起了手机,拿过我手机一看,原来并不是我的手机,而是陆婷的。

最终在犹豫中,我打开她的手机。

她的微信号里有一个叫王者的男子给她发的消息,引起了我的主意。

通过翻看记录,可以看出,这个男子对她很用心,话里话外透露着对她的关心,甚至一度暗示做她的男朋友。

然而陆婷总是一再的强调她有男朋友,而且他们是青梅竹马,任何阻力都不会改变她的观念。

看到这里,我很是感动,我要继续看其他消息,终于在我翻看陆婷和她母亲的聊天记录的时候,我发现她的母亲详细的和她阐述了事实。

“孩子啊,以前是由于对方穷,我反对你们在一起,但是现在因为我们,导致她的父亲去世了,无论如何这都是不可改变的事实,你如果嫁到那里,他能不记恨吗,能不报复吗,我不敢想象,假如你要打算和她继续谈下去,我必定死在你面前。”

看到这里,我心里无比的震惊,她母亲的态度是如此的决绝,和我的母亲一样。

我心里哀叹一声:“也许我们只适合,做这种偷偷摸摸的事情,就好像地下情人一样。”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