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疯狂的石头>第91章 头脑王者

第91章 头脑王者

本书:疯狂的石头  |  字数:2072  |  更新时间:

“嗯,慕雨别因为哥哥,影响了工作。”我对慕雨说道。

“没事的,哥哥我知道的。”慕雨甜甜的回答道。

“你放心,有我在这里照顾你哥哥没问题的。”朴陶就差拍着胸脯说。

“谢谢你了朴陶,我也不知道怎么说,感谢你们的话,以后有什么事情和我说,我尽力补偿你们吧。”我很是感激的说道。

“没事儿的啦,我们之间相互照顾这是应该的,哥哥,你之前还照顾着我。”慕雨连忙说道。

“你是因为去和我徒步,在路上遭受的车祸,所以我有责任照顾你。”朴陶你也是这么说。。

“这下可与你没关系,于两个毒贩子有关系,对了,我的车怎么样了。”我忽然想起了我的车。

“欧阳帅来帮你去送我的车店里头修了,费用大概5000块钱。”朴陶想了想,看着我,直接说道。

“那还不错,真是太感谢你们了。”我再一次的道谢。

“哥,你可别这么说了,我担心你的脑子都撞坏了,再这么客气,以后我可不来了。”慕雨埋怨道。

“好了,你上班吧,我知道了。”我看看手表,发现时间也快两点了于是劝阻沐雨,早点上班。

“嗯,哥哥,我走了。”慕雨站起来,打声招呼。

“好的,好好上班。”我嘱咐道。

“嗯。”慕雨提着她的包离开了病房。

房间里只剩下我和朴陶。

朴陶帮我拨了一根香蕉递到我的面前。

“谢谢!”我道歉的时候。眼睛看着朴陶,发现朴陶真是性感,低胸装,漏出一抹白,手白葱如玉。

不知怎么回事,做完手术的我,感觉精虫上脑,一把抓住了朴陶的手。紧紧的握着。

“你真是太坏了。”朴陶害羞的说道,眼睛看向了一旁。

看着朴陶娇媚的样子,我更是忍不住了,将朴陶揽在怀里。

门吱呀一声开了,我连忙松开朴陶,进来一个女护士,推着小车。

“吊瓶都快打完了,打完这一瓶就好了。”女护士拔下针头,又去换了一个吊瓶。

“还需要打几瓶啊,我都感觉打的太多了。”我看着护士问道。

“打完这一瓶,今天就没有了,然后明天再看看。”护士清澈的声音响起来。

“好吧。”我没在说话,还是看向旁边的朴陶,现在的她脸色羞红,看着一边,并没有说话。

护士走了,我并没有在抓朴陶的手,拿起了手机,开始翻看相关的业务知识。

朴陶也独自翻看着手机。

“最近出了一款游戏,非常的好玩,你玩吗?”朴陶看着我问道。

“你玩游戏我还真不玩,我觉得那基本是浪费时间。”这是我心里的真实想法,玩游戏并不能创造价值,也不能学到相关的知识,基本就是浪费时间。

“这个游戏可以增加人的知识,微信上的小游戏,叫头脑王者,会考人们不同的题目,不同的知识,包含了语文,数学,历史,英语,等很多方面,你还是看看吧。”朴陶继续介绍这款游戏。

“那我看看。”我打开了游戏,朴陶凑了过来,身上的幽香再次传来,我连忙屏住呼吸。

?√,M

果不其然,这是一款智力游戏,和知识游戏相结合,我开始进入了第一局,第一节的题相对简单,五道题,我答对了四道,直接pk掉了自己的竞争对手。

接着进入第二局,五道题,我虽然答对了四道题,对方只是答对了三道题,可是由于对方在最后一道题双倍积分,反压我一筹,所以我输了。

“还真是有意思,咱俩一起答怎么样,互相补充。”我看着朴陶说道。

“当然行啦,我感觉晋级不了几关,就被对手给pk下去了,两个人的力量更加大一些。”朴陶又往我跟前凑了凑。

这回我毫不客气,伸出手,直接把朴陶来在跟前,样子十分的亲昵,朴陶挣扎了一下,最终还是没动,眼睛盯着手机屏幕。

“不属于桃园三结义的人是谁。”

我朗读着考试题。

“肯定是曹操了。”朴陶笑着回答道。

“嗯说的对,我们这是英雄所见略同。”我夸奖到朴陶。

“把酒倒满的歌手是哪一位。”我再一次念出了问题。

“这首歌我听过,非常的好听,是一个姓李的唱的。”朴陶思考了一下,说道。

“张王李赵那就学理吧,李晓杰。”我最终做出了决定。

“哎呀,你看对了吧,赶快再开下一题,时间里快,慢了分数就低了。”朴陶继续提醒道。。

“我要是慢点对你下手,你会不会一样会被别人给拐跑了。”我忽然对着眼前,睫毛慢慢的朴陶问道。

“会当然会啦。”朴陶皎洁的眨了眨眼睛笑道。

“啵”我对着朴陶朱唇亲了下。

朴陶忽然一愣,最终还是挣脱开我说道:“不和你玩这个游戏了,你根本就没用心。”

“你生气了。”我看着背对着我的朴陶问道。

“没有,只是感觉并不是情人之间的那种,给我一段时间调整好吗。”朴陶说道。

“当然可以呀,我知道你的心里肯定还有他的影子,这是人之常情,不可避免。”我再次说道。

“之前照顾的那个女的,你没有和她打算在一起吗?”朴陶继续问着心中的疑问。。

“以前我也有这个打算,可是她的母亲极力反对,这次她回去了。如果再不回去的话,她的母亲就要喝农药,而且我们之间发生了很多事情,复原的几率几乎为零,现在的我就好像和你一样,都是处于失恋状态中的,其余找到自己的另一半。”我说出了我和陆婷之间的关系。

“你心里还有她对吗。”朴陶再次问道。

“对,可是不能在一起,即使心里再有随着时间的流逝,也有可能逐渐的淡化。难道你不是吗。”我反问道。

“是的,你说的很有道理,我们是同一类人,刚开始,我和他提出分手的时候,心里特别难过,有种刀绞的感觉,现在逐渐的淡化了。”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