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疯狂的石头>第77章 吹牛露馅

第77章 吹牛露馅

本书:疯狂的石头  |  字数:2056  |  更新时间:

音乐风格又一变,是阿宝的农业重金属,我没想道朴陶居然会唱这样的歌。

这首歌风格非常轻快,农业金属隶属于农业摇滚,更具层次感。

终于音乐的最高潮部分演唱完毕。

朴陶从上面下来,小脸红扑扑的,轻微的喘着气,刚才摇滚的时候,跟着节奏跳跃的她,额头上微微沁出汗。

我将一瓶矿泉水递给她,朴陶接过来,很是豪爽的喝了一口说道:“谢谢。”

“你看你跳的都是汗,我帮你擦擦吧。”我猜测朴陶在这里肯定是常客,刚才台下人们的反应就是证明,不然不会有那么多人认识她,也许在这个酒吧,有朴陶的前男友,所以我决定表现一下,看看能把对方引诱出来不,于是拿出湿巾,伸出手准备给朴陶擦头上的汗。

“还是不用了。”朴陶微笑着连忙摆手,然而她微笑的神情,忽然凝固了,接着低头轻声的说道:“擦一擦也可以。”

NQ最新!9章节v_上O?"

朴陶变化的表情并没有逃过我的眼神,我伸出手来,大胆的一把把朴陶拉在跟前,用湿巾轻轻的给朴陶额头擦汗,还低声的问道:“你的前男友来了?是哪个?”

朴陶微微点头,眼神看着我,脸红扑扑的,可能是刚才音乐的节奏有点快了,她唱歌时,舞动的很激烈。

朴陶用眼神示意,距离我不远的桌子上。

我向那边一看,只见一个穿着潮流,打着单耳钉的帅气男子,正举着酒杯,向我这边示意。

“朴陶他和你打招呼,要不要过去?”我低头问道。

“不要!可不可以在主动一些。”朴陶倔强的抬起头来,眼神定定的看着我。

“当然可以了,不过我觉得,我们保持一定的距离,比一起亲热,所造成的效果会更好。”我低头趴在朴陶的耳边说道,嘴唇更是有意无意的碰一下她的耳垂。

“为什么啊?”朴陶疑惑的问道。

“你看你前男友旁边的那个女孩子了吗?假如以你的角度看,你觉得他俩只是简单的拉手好,还是搂抱在一起亲热好?”我问道。

朴陶眼睛转了一转,忽然伸出手,拉着我的手,深情的看着我,说道:“我觉得这样比较好。”

“这就对了,你看到了吧,那个男的有点不自在了吧。”我指着那个挪动屁股,转过身子假装不认识我们的男子说道。

“他转过去了呀!”朴陶面色一喜的说道。

“对喽,刚才他主动打招呼,是在挑衅。现在一看,你我如此恩爱,你我又这么有分寸,没有在公共场合亲热,这证明你不是因为被甩,失去理智的找男友,而是经过深思熟虑,才选择了我,我有这么靠谱。”我笑着说道。

“你可以当一个心理老师了,非常的完美,如果你有一个小小的瑕疵,我得给你纠正。”朴陶认真的说道。

“我知道瑕疵是什么,你不是被甩,是因为他劈腿,被你抓住了。”我再一次说出了自己的心里想法。

朴陶捂着嘴,不敢置信的看着我:“你是调查过我吗,还是专门算命的。”

“你刚才说不是被甩,那说明就是你踢了他,可是看你伤心欲绝的样子,说明你心里有他,心里有他但是踢了他,大部分的原因只有一个,就是男的出轨,和别的女人好上了,或者是发生关系。”我分析着男女之间关系的逻辑。

“我对你似乎又有一些好感了。”朴陶拿起矿泉水,又喝了一口。

“那就好,只要不讨厌我就行,反正我对你是一直有好感。”我高兴的说道。

“怎么样?过去需要和那个渣男炫耀一下吗,表现的自信一点吧。”我征询朴陶的意见。

“去啊当然去,有你在我面前,我再表现得那么怯弱,那还能行。”朴陶嫣然一笑,拉着我的手,来到那个男子面前。

“张涛,你也来这里了,这是你的女朋友吗,长得真漂亮。”朴陶夸奖道。

“是的,经常来这里,你刚才说的唱的不错。”这名叫做张涛的男子,并没有看我,而是眼神复杂的看着朴陶。

“和你能介绍一下我的新朋友,这位是王子涛,一家公司的老板,是富一代。”朴陶吹牛不打草稿的介绍着我。

我一听心想:“这朴陶也真敢吹,居然把我说成一家公司的老板,要是对方问起来,我该如何圆这个谎呢。”

“你好,很高兴认识你。”这名帅气男子看向我,伸出手来,接着又说道:“你的运气不错,我很是羡慕。”

“你说的很对,上天能让我能认识朴陶,确实是一种幸运。”我也握着手回应道。

“朴陶,这是我的新任女朋友,美雅,是一家公司的女董事长,也是相当的出色。”张涛也开始介绍到。

我发现张涛刚介绍完以后,他旁边的那个女子,眼神很是不定,我猜测很有可能张涛在撒谎。

于是问道:“请问你经营的是什么公司,在这片地区,一些董事长,我还是认识的。”

“这个…这个…”美雅支支吾吾,没有说出一个所以然来。

张涛脸色有点青,没想到我一下揭穿了他的谎言,于是问道:“你又是经营着什么?”

“我的公司不在这里,在我的家乡,我开了一家赌石场,如果你有对赌石不知道的,或者是想赌两把,我可以指导你,毕竟有一些经验的。”我很是自信的说道,因为我对于赌石钻研了很多年,在这方面,还真不怕这个叫做张涛的为难。

“未经加工的翡翠原石叫什么?”张涛忽然提出了一个常识性的问题,这要是一个新手,很有可能就被对方问住。

“当然是毛料的啦。”我故意学的香港口音回答道。

“噗嗤!”朴陶我捂着嘴笑了。

然而这个张涛似乎并不甘心,继续问道:“如何衡量一块翡翠的品质。”

我转过头来,看着我身侧的朴陶,拉过她的手亲了一下。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