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疯狂的石头>第67章 慕雨喝药

第67章 慕雨喝药

本书:疯狂的石头  |  字数:2067  |  更新时间:

鼻子里再次传来幽香,朴陶的秀发又在挑逗着我的神经,我还是尽量保持平静的心情,将朴陶扶上了车子。

“既然你请假了,我就送你到你家吧。”我系好朴陶和我的安全带以后说道。

“嗯,随便了。”朴陶摆摆手,头往座椅上一靠,不在和我说话,显然已经被酒精麻醉的睡着了。

我不知道该送朴陶去哪里。我也不知道朴陶在哪里住,送到宾馆吗?我自己问着自己,其实我很期待,我们能在宾馆里发生些什么。

“起来了告诉我,你家在哪里?我送你回去。”我最终觉得还是送朴陶回家还比较好。

“不用了,送我去宾馆里休息就行。”朴陶半仰着头,依然闭着眼睛说道。

“好吧。”我将车开到了附近的一家宾馆,很快的就开了房间,将朴陶扶进去,到了床边,朴陶一仰,躺在了很有弹性的床上。

朴陶躺在那里,完美的身材衬托起来,我咽了一口唾沫,最终还是转身离开。

不是因为我不想,只是我觉得,这样趁人之危和她好了,如果她醒来,并不是她的意愿,以后还怎么面对?又或者是,我也许只是她的备胎,如果我们真发生了什么,我不能保证我们将来真的在一起,毕竟像朴陶这样漂亮的女孩子,不可能没有男朋友,也许她是赌气才和我好的,想到这里,我发现两方面都没法说服自己,所以我将朴陶的门关严,下了楼走出宾馆。

“这么快!”我背后的一名女服务员窃窃私语道。

“你懂得可真多。”我回过头来,笑着说道。

女服务员咯咯大笑,显然被我说乐了。

看看手表,到了上班的时间,我开着车来到公司,到了办公室,三个人都在,在经过张玉的时候,张玉忽然说道:“子涛啊,你这是去哪了?身上怎么有股香味?”

我心里一惊,女人鼻子是狗鼻子啊,我只是扶了一下朴陶,也许身上粘了她的香味,结果这样就被张玉给闻到了。

我知道此刻如果撒谎,根本没有一个合适的理由,来解释身上的香味,最终我说了一半谎话:“碰到了一个大学同学,她离婚了,心情很是不好,于是喊我出来喝酒,她喝醉了,我把她送回去。”

当我解释完以后,我发现对面刘艳紧张的神情,放松下来。

“你可得注意喽,离婚的女人最需要关爱,可别被别人当了备胎,又或是对方买一赠一。”高岩说道。

“你看看你说话真难听,咱们的子涛这么的帅,谁见谁当然喜欢了,不过选择权在于他,你跟着闲操萝卜淡操心的,怎么能这样说人家的同学。”张玉一听,就不愿意了,立即出来主持公道。

“对不起,是我话多了。”高岩最怕张玉,张玉只要一开火,高岩立即闭了气,谁愿意和这个女人计较,他知道只要自己说一句,张玉保证有十句话等着他。

整个下午,我都在恍惚中度过,朴陶为什么喝这么多酒,又或者是眼眶湿润呢?很有可能是和男朋友发生了不愉快的事情,又活着是她和她男朋友分手了,又或者是她男朋友有了小三什么的。

朴总安排了任务,相对有点简单,我经过一番搜索,快速的完成了,然后上交了自己的任务,朴总再次夸了我。

我心里想:“这样的老爸为了自己的工作,怎么不抽出时间来关心一下自己女儿。”

在快下班的时候,朴陶给我发来的短信:“谢谢你,把我送到这里,而且没有乘人之危。”

看到这个短信,我也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想法,想拒绝和朴陶继续交往,可是她那迷人的身材,和并没有让我反感的言语,又把我拉回去。

“我喜欢心甘情愿的。”我终于大胆地回了这么一句。

“会的,以你的性格,以及你的才华,迟早会有女孩子心甘情愿。”朴陶这一句话说的不明不白,不清不楚。

“滴铃...滴铃...”电话铃声响了,我这才发现自己上班期间没有将手机关成静音或者是震动,我看到是一个陌生号,我连忙接通:“你好,你是慕雨的朋友吗?”

“是的,怎么了?”我连忙问道。

“我是她的舍友,慕雨经常提起你,今天下午,她喝农药了,已经被送往医院,她把她所有的家人的号码都删除了,唯独这里面保存了你的号,我不知道怎么联系她的家人,只能给你打。”女生着急的声音从那边传来。

听到这里,我心里咯噔一声,这到底是发生什么事情了?怎么会这样?

“你告诉我医院地点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我赶快问道。

“诸城市,妇幼医院。”女生轻声而又急促的声音传过来。

W3…正版%首发

“好的我马上到。”我挂了电话,连忙起身对办公室的人说道:“有点事情,需要出去处理一下。”

办公室的三人一致点点头,并没有说话。

我敲响了朴总的门。

“进来!”朴总浑厚的声音从里面传来。

“朴总是这样的,我的一个朋友喝农药被送到医院,医生想让我过去开导一番。”我焦急的说道,也不知道自己组织的语言是否让朴总满意。

“去吧,这件事情毕竟是大事,而且快下班了,你的任务也完成了。”朴总很是善解人意的说道。

我很快的来到地下车库,开启发动机,导航向着慕雨所在的医院开去,一路上我的车速很快,也不管是不是闯红灯,总之是能怎么过去,就怎么过去。

我的手机铃声又响了,我接通电话:“喂,你出来吃饭吗?”

声音很甜,很酥,甚至会酥到股子里,这不是别人的声音,正是朴陶的声音。

“对不起,我今天有点急事。”我对着电话说道,心想:“都什么时候了,还哪有时间谈情说爱呢?”

“奥,很着急吗?需要帮忙不。”朴陶也并没有我拒绝,而在语气上保持懊恼,而是关心的问道。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