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疯狂的石头>第5章

第5章

本书:疯狂的石头  |  字数:2083  |  更新时间:

我深深的吸了一口烟,我几乎没有抽过烟,六子给我的是苏烟,抽着还有点辣,抽了一口以后,我不听的咳嗽,止住咳嗽以后我说:“这事以后再说吧,今天我来这里是来赌石。”

六子抬头看着我,眼神里有些惊讶,但是随即他笑了一下,有些玩味的和我说:“涛子,你爸爸为了赌石前脚刚走啊,你就来这里赌石,我可不想看着你后脚就跟着你爸爸去了,涛子,你别说我没提醒你,咱们这赌石是有风险的,咱们城的人可都是不赌石的。”

我没再去搭理六子,越过他直接走进了店里,赌石一条街上摆在外面的料子都是用来框那些什么都不懂的游客的,真正有料的好货都在里面呢,我站在玻璃柜台前,看着那些被码的整整齐齐的石头,大的小的,对于赌石,这两年我跟着我爸爸在店里摸爬滚打,也了解不少,有了不少经验。

赌石一定要先赌场口,然后赌皮壳,其次就是癣,松花,蟒带,等等,一系列的表现,不过这些都是对身经百战的老手来说,至于新手,尤其是像我这样需要钱的新手,就要赌大马坎了。

大马坎是个场区,这个场区位于乌鲁江下游,老场区的西部,缅甸的好敞口有八个,俗称八大厂,大马坎是其中一个,是新手缺钱的人最爱。

大马坎是翡翠原石的一个场口。大马坎水石是其中的一种类型。也就是料子在水中经过长时间的冲刷后,表面的皮壳已经去了差不多的一种料子。现在大马坎水石正场的比较少见,即便是偏场口赌对了也是一大笔收入。

因为这个场口的料子经常出黄加绿,而且,这个场口的料子水头很好,只要运气不差,你想输都难,但是,这个场口的料子也有局限,就是想赌大的很难。

我挑起来一块黄皮壳大马坎的料子,狠狠的抽了一口烟,然后慢慢的吐出烟来。用力的扔掉了烟头。

妈的,这种日子真是受够了,赢了就赢了,输了我就去找我爸!

这次我很谨慎,一直都小心翼翼的,没有要六子给我推荐的,都说六子这个人薄情的很,以前给他工作的时候,什么工资都没有,就是每天管我吃一顿饭,不过平时和我聊天的时候感觉跟亲兄弟似的,但是我爸出事了,人早都不知道去哪了,那时候我才知道什么是人情冷暖。

我轻轻的把料子放下,大马坎的料子需要好好挑,这种料子虽然很容易赌赢,但是赌石就是神仙也难断寸玉,没准切开里面是惊喜还是意外,从我爸爸那里得来的经验,赌石这东西还是多看少买。

我目不转睛的看着柜台里的石头,都是一些公斤料,小的有鸡蛋大小,大的也不过三五公斤,这是大马坎料子的特性,大马坎翡翠砾石滚圆普遍较好,翡翠砾石个体较小,五公斤以上的很少,这与场区所处的地理位置有关,大马坎处于雾露河下游,由于地处平原,水流速减缓,所搬运的砾石自然较小。

所以赌大马坎的料子小赢可以,想赌大的,没有多少希望,只能拿这料子赢一点小钱罢了,我挑了很久以后,拿起来一块二公斤左右的料子,从店里那个一个强光手电,在料子的皮壳上打灯。

fq更d新l最快!上pw,

强光手电是赌石的人必备的装备之一,每个赌石人的小背包里都会有一把,在街上转一圈,没有一个人没有的,在夜晚的市场,街上到处都是强光手电的光芒,有的照着石头折射在脸上,看起来很是渗人。

大马坎块体皮壳一般比较薄,该厂口的水石较多,个头一般不大,多在1~3kg之间,但抛光起“钢色”受光,油性很大,温润细腻,色级一般比较高,但色味偏蓝。因而是好玉产地。不同场口之间翡翠皮壳表现相差颇大,其中大马坎场口的翡翠皮壳较厚,呈灰色,且皮肉相杂。皮壳下必有雾,雾色呈红、黄、黑、白多种,大马坎其中呈红、黑雾的玉石地子灰,黄、白雾的石头质地好。一般是“十雾九有水”,凡是皮壳与黄色相杂难分的,其玉色偏蓝,并多显现蜂窝状态,大马坎赌石颜色有褐色,红黄色,灰色,少见腊壳。

但是玻璃种的料子是属于高货料子,一般是赌不到的,大马坎的料子,出的最多的是糯种的黄加绿。

大马坎的料子水石比较多,水石就是由河道冲刷而形成的赌石,水石比山石要容易出货,因经过较长时间和较远距离的搬运、滋润,皮壳光滑,常产顶级的玻璃种,所以在玻璃种翡翠中,质量最好的当数大马坎而非摩西沙。

翠的种水是翡翠晶体颗粒大小与透明度结合的统称,用以评价和衡量翡翠的品质和价值。翡翠的种水中,种头和水头有相互作用的关系,但两者之间有不是必然的关系。比如说,一般的情况下,种头好的翡翠,其水头也会好,种头不好的翡翠,其水头一般不怎么好,但有些翡翠种头不好,但水头却很好。

我看着灯下的皮壳,黄色的皮壳下,显得很细腻,光感很强,而且有种玻璃感的光泽,我把石头丢下,当然不会就这么轻易的相信这块料子是玻璃种的料子。

这就是大马坎赌石的陷阱所在,新手看到这个灯下光感,都会觉得会出冰种的黄翡,超级漂亮,他们会误认为这是玻璃种,其实灯光下的黄色是大马坎皮壳下的雾,并不是真正的黄翡。

大马坎赌石几乎都有雾层,多见红雾,黑雾,黄雾。大马坎有的底章透明度高,大马坎赌石有的则显底灰底木。大马坎赌石主要特征为色串皮,雾串皮,雾裹色,雾吃色,皮肉难分。大马坎赌石的半山半水这种石头黄壳黄雾且皮薄,可读性强。若厚皮而雾黑,便不可读,读来底灰水短,绿色往往偏蓝,又无反弹力。水石部分虽能见色,但不入里,大马坎赌石部分松花入里,一般颜色不相连接。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