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疯狂的石头>第2章 赌涨一玉,一夜暴富(2)

第2章 赌涨一玉,一夜暴富(2)

本书:疯狂的石头  |  字数:2057  |  更新时间:

陆婷妈妈站起身想要离开,转身思索了片刻以后又回过头来看着我说,“你想要娶我们家陆婷也可以,但是总不能让陆婷嫁过去以后每个住的地方吧,再交个首付吧!”

扔下这句话,她就走了,陆婷也是满脸为难的看着我,替她妈妈和我道歉,然后又和我说,“子涛,你想想办法吧!”

我当时心里很不是滋味,要了20万,又让我交首付,这一下又得20万,而且她妈妈还是那个态度,分明就是故意为难我,如果我现在再拿出20万,没准过几天又让我再拿出四十万,就是在故意阻止我们。

我甩开陆婷的手,“你也别让我想什么办法了,我家就能拿出这么多钱,多一分都没有,我也娶不起你这么贵的媳妇,你要是真的爱我,就一分钱也别和我要。”

回到家里以后,如实的把事情告诉了我的父母,原本满心期待的妈妈,一脸愁容,我爸也是蹲在院子里不停的抽烟。

我坐在床边,把脸埋进手里,陆婷不断的给我发短信,让我再想想办法,实在不行她去借也可以,只要能让她嫁给我就好。

从短信里我可以看出来,陆婷很喜欢我,他真的想要嫁给我,可是,我心里太过憋屈,也不想回复她,直接把手机碰到了一边。就算是娶了她,有她妈在,以后得日子也是不好过,这婚不结了。

¤看正i版Tf章节上Kw

爸爸掐灭了烟,站起身走到我的身边,拍了拍我的肩膀,“要结婚是不是还差二十万。”

“爸,根本就是她妈看不上我,就算我们还能拿出二十万,没准她还会要更多。算了,这婚我不结了”。

“子涛,你别着急,我们店里最近进了一批好货,前两天老板开了一块,五十多万呢,要我说,咱们也拿这二十万去买一块石头,我在店里做了这么长时间,赌石这东西我懂。我们赌赢了,不仅可以拿出彩礼钱,以后得日子也能好过不少,是不?”

父亲的声音不大,却字字都敲在了我的心上,我的心里慢慢的有了一丝侥幸,但也就是那一时的侥幸,让我后悔一辈子。赌涨一玉,一夜暴富的例子虽说少,但是也不是没有过,我也见过开出价值成千上万的石头的人。而且我爸爸在店里切割石头这么多年,对赌石确实了解不少。就连我也了解一些。

所以,这个侥幸的想法在我心里蔓延开来。我没有说什么,全是默认了爸爸这个想法,可也就是这次的默认,让我后悔了一辈子……

我到现在还记得那天是刚下完的雨的一个午后,地面很是潮湿,空气也是十分的闷热,我在我爸身后一步一步的跟着,走到赌石坊的时候,已经是一头汗了,到了店门口,还能听见老板和其他人讨论自己前两天开的那块石头。

看到我们来了,转头看向我们,听我爸说要来这里赌一块石头,老板很是差异,知道我爸一直以来是个本分老实的人,接触石头这么久从来都没有赌过。怎么今天倒是来赌石了,虽然心中差异,但是老板也没有拦着,直接向我们两个推荐了一块看这不错的石头。

一直到现在,我都记得那块石头,那是一个有两个拳头大小大概有三公斤的莫弯基的料子。一般这个料子都能出一块好的玉。

老板拿起石头,开了一个窗口,开窗,就是用工具在石头上开一个口,通过这个小口可以看到石头里面,通过这个小口我们看到里面是纯绿,应该是一块上好的翡翠。

看到这一抹绿色,在场的人都很兴奋,我爸爸说这个石头质地不错,里面的肉应该很细腻,而且也会很润,老板也说,这块料子是真的不错,而且他之前开的那块也是这样的。

我爸当下就决定要了这块料子,老板说这块料子最少也要二十万,赌石一般价格都在十五万以上,最后我们商量了半天用十八万的价格拿下了这块石头。

我抱着这块料子,心里忐忑不安,紧张中夹杂着兴奋,我从我爸爸接过石头,亲自上刀,一认真的切开石头,我目不转睛的盯着那块石头,我也没有幻想着通过这块石头,以后我就能成为千万富豪,只希望能开出五十万来,把眼前的事情都处理好就行了。但是如果能够多一点,那自然是更好了。

但是,幻想终究是幻想,我爸爸这一刀下去以后。的确是一片绿,但是这种绿没有刚才开窗的绿那么通透,整块玉呈现一种浑浊的颜色,这种混玉几乎和石头一个价格。

哪怕是这块玉再大,也没有任何价值,这块料子是废掉了。

我和我爸两个人看着切开的石头愣住了,目光直直的看着那块废料,脑子里一片空白,心中的那种失望,我到现在都记得。但是,让我走向绝望的是此时此刻陆婷打来的电话。

她打电话来告诉我说,经过她不懈的努力,加上她爸爸的助攻,她的妈妈,已经同意不再要什么房子首付了,有二十万把婚礼办好就可以了。

听到这个消息之后,我愣在了原地。哪里还有二十万,现在手里仅剩两万了。在我一旁的父亲更是整个人都垮掉了,我连忙扶住了要倒下去的父亲,扶着他回家去,安慰他说我现在还不想结婚。

但是我爸死活不同意,说是要再去借钱,一定要拿出二十万来让我结婚。看着他固执的样子我也没有阻拦,我知道他的倔脾气是我阻止也没有用的。

但是我永远没有想到,就因为我没有阻止,那天就成了我和父亲的诀别。

我刚迈进家门,就接到了警察局的电话。通知我去河边认尸。

脑袋嗡的一声,想到了我的爸爸,但是下意识告诉自己不会的,一定是一个误会。

我带着我妈以最快的速度感到了河边,远远的就看到一群人围在那里,穿过人群,我看到了一双黑色还在滴水的老布鞋。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